您好!歡迎來到四川文化網—文化求索 傳播大眾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手機掃描直接訪問
統計信息

負薪構堂 大道充盈 梁時民:當代中國文化語境下的成功范本

原作者: 四川文化網 來自: 四川文化網 收藏 邀請

  “當今時代匱乏大師”之聲比比皆是,誠然,20世紀是一個群星閃耀,大師云集的百年,徐悲鴻、吳昌碩、齊白石、黃賓虹、潘天壽、張大千、高劍父、石魯等巨擎獨領風騷,為中國繪畫史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然而,先賢已去,高峰已在,今之畫者如何負薪構堂,含弘光大,繼往開來,在文化嬗遞的世紀大潮中書寫新的一頁?這是當代畫家值得深思的歷史使命。
  著名花鳥畫家梁時民就是一位在當代畫壇立此志,踐此行的勁旅中堅。他發展了齊白石工兼寫花鳥畫的獨特樣式,完善了白石老人剛剛開啟卻又未能窮盡的道路,創造了嶄新的審美圖式,在大師之后樹立起新的標桿。他的作品滿溢著天地正氣和生機活力,象征著當代中國藝術界主流的時代審美和精神氣質,具有典范性和代表性。因此,梁時民先生的作品三次登上神舟六號、七號、八號飛船遨游太空,獲得了“太空畫家”的美稱。在十一屆全國美展中,他的《暖冬》是四川美術界唯一獲得獲獎提名的花鳥畫作品,在中國美協主辦的上海世博會中國美術作品展中又以謳歌中華民族眾志成城、萬眾一心的精神震撼人心,享譽世博……

《暖冬》
——中華民族時代精神的寫照
  傳統繪畫人物重在“傳神”;山水重在“意境”;花鳥重在“趣味”。20世紀,前賢們除在筆墨上進行創新外,更重要的是為人物、山水畫賦予了嶄新的時代精神和審美氣質。人物畫因直接與社會、歷史、時代接軌,融記錄性和表現性于一體,更傾向現實主義。但要在花鳥畫中關注當下,關注社會,則絕非易事。可是梁時民的花鳥畫卻更具現實主義色彩。
  《暖冬》是梁時民為紀念5·12大地震一周年而作,他坦言:“作為一名四川藝術家,應該創作一幅作品來歌頌偉大的抗震救災和災后重建。選擇大雁是因為這是一種集體意識非常強烈的動物,當遷徙季節來臨,天空中就會出現成群結隊、翱翔天際的大雁,沒有一只大雁會離開隊伍獨自遠行,因為它們知道沒有群體的力量,個人是無法飛抵南方的。旅途中它們忍饑耐勞,展翅高飛,再大的風雪都能扛過。這正代表著中華民族萬眾一心、艱苦奮斗、勇往直前的時代精神。”
  《暖冬》高1.9米、寬1.8米,畫面描繪了天寒地凍的沼澤灘上,依偎著25只小憩的大雁,天地一色間是干枯的黃草和肆卷的風雪,開闊而蒼茫。依偎的黑色大雁相互取暖,清亮的眼眸中,透露出的卻是堅毅和信念。黑、白、黃的色調雅致沉郁,整齊又錯落排布的大雁使畫面更具形式感,莊重而肅穆。這種方式有一種儀式感,大雁像紀念碑一樣象征著特定歷史時期中國人民的精神氣質。

山水氣質
——花鳥畫技法、空間、境界的再拓展
  與人物一樣,山水畫的時代審美也早已突破氣象蕭疏、簡遠淡泊的文人模式,走向氣勢磅礴、雄闊宏偉的境界,以高亢激情謳歌祖國的大好河山和造化鐘神。花鳥畫雖有金石畫派雄強厚重的郁勃之氣,如吳昌碩“墨池點破秋冥冥,苦鐵畫氣不畫形”的豪氣、浩氣,但在空間和意境上仍停留在傳統文人水墨的范疇。后有來者進行了空間拓展,但要在花鳥畫中表現蒼茫、開闊、沉郁的山水氣質者可謂鳳毛麟角。而梁時民的花鳥畫天然有一種山水氣。他在花鳥之外,又專門攻讀山水畫碩士,潛心專研。在祖國大好河山中找到了一種符合時代氣息,更加強健、博大的美,一種充盈著天地正氣與生機活力的美!
  老莊哲學認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宗炳云“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樂”。梁時民雖作花鳥,卻有天地之“大道”。他將鳴蟲禽鳥作為天地之靈物置于山水間,與山林溪谷融為一體,如《秋酣圖》、《秋韻》、《包谷林》、《金碧滿堂》。其花鳥多取全景構圖,對山水置陣布勢、空間開合等多有吸收,畫面更加開闊蒼茫,意境深遠。他突破性地將山水中的“皴”、“擦”運用到花鳥之中。觀其畫,你會驚嘆于多變的筆墨層次和厚重、斑駁的質感,這種特殊效果是其多次潑墨、潑彩,多次“皴”、“擦”所最終形成的,可謂“元氣淋漓嶂猶濕”。

白石遺韻
——大師之后樹立起新的標桿
  “黃荃富貴,徐熙野逸”將中國花鳥畫發展成工筆與寫意此消彼長的兩大派系。大師齊白石卻將二者有機組合,創造出大寫意花卉和工致草蟲完美融合的全新圖式。大師在前,但梁時民卻在白石老人外尋找到了其它開拓與發展的空間。美術報主編王平先生就指出:“梁時民在工兼寫花鳥畫的杰出成就無疑是齊白石之后不可或缺的代表人物之一。”誠然,在傳統筆墨上,梁先生或許很難超越齊白石,但他卻在題材、構成、色墨效果及意境古雅深廣等方面完善了白石老人剛剛開啟卻又未能窮盡的道路,在大師之后樹立起新的標桿。
  題材上他將齊白石的草蟲擴展到飛鳥鳴禽;構成上摒棄傳統折枝式的大留白,而以全景式滿構圖見長,又吸取西方繪畫的視覺構成,使畫面更具視覺沖擊力。色墨效果是梁時民先生作品中的一大特色:他的筆墨宗徐渭、吳昌碩、齊白石,墨色飽滿,酣暢淋漓,并富有超常的線條張力。他下筆神速、大刀闊斧,轉瞬間已成脈絡。色彩上以冷色調為主,有時巧妙加入朱紅等暖色調,給人蓬勃生機之感。同時受到西方印象派影響,畫面物象隱于背景色彩之中,若隱若現、若即若離。在此基礎上,他又擅用水墨統一畫面,墨氣氤氳。此時筆法、墨法、色法、水法幻化一氣,已無界限,這種大氣魄大混沌與石濤所謂“黑團團里墨團團,黑墨團中天地寬”的境界有異曲同工之妙。
  子昂云:“作畫貴有古意。”齊白石的工蟲雖在精細中求生機,嚴謹處富變化,但仍有其歷史局限性,“真實”過余而“古意”不足。對于工筆鳥蟲,“取法乎上”,梁時民并未師法白石老人,而將眼光遠放宋人,力追“古意”,脫離了明清以來尤其是時人的單薄媚俗之風。他將生靈放置在大美自然當中,毫端素宣賦予禽鳥鳴蟲歷史的厚度與高古的品格,幻化在他那古雅蒼茫的畫境之中……

文心畫意
——當代中國文化語境下的成功范本
  陳師曾曾贈詩齊白石:“畫吾自畫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1984年,梁時民以優異成績從四川美院中國畫系畢業,一身扎實的造型能力和科班的筆墨技巧使他在盛行的西方現代藝術和五花八門的水墨實驗面前,始終保持著清醒的思想和獨特的氣質。四川美協前主席錢來忠先生曾評價到:“他是一位高揚東方藝術精神而又不拒絕藝術變革的豁達人物,是水墨藝術重要勁旅的中堅,是當代中國最有技術功底而又最有造型表達力的畫家之一。”梁時民先生身為中國美協理事、四川美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四川省美術館館長,對四川美術事業發展勞心勞力,鞠躬盡瘁。面對繁重公務,他卻總是放不下手中的畫筆,為擠時間創作,他一般早上四五點起床,用生命滋潤著藝術。如今,已取得卓然成就的梁時民先生又在武漢大學攻讀人文學方面博士學位,這樣的文化結構是當代中國畫壇極為少見的。深厚綜合的人文修養賦予他文心畫意:“風搖青玉枝,依依似君子”,竹之風骨勁節;“滿塘素紅碧,風起玉珠落”,荷之清妍絕韻;“滿樹合嬌爛漫紅,萬枝丹彩灼春融”,春之姹紫嫣紅;“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秋之天高氣爽……皆隨腕下題跋,娓娓道來……
  現在,梁時民先生正值藝術創作高峰期,與他風雅才情截然不同的是他在高技術難度和深度思想性巨幅創作上的耐力與韌性,這是留給時代美術史的一種拼搏,是當今藝術家肩負的歷史使命。在“時代呼喚大師”之聲此起彼伏的今天,在外來文化侵蝕和藝術實驗盛行的今天,真正能夠靜水深流,聞喧享靜,腳踏實地沿著先賢啟辟的道路發展創新,也許才是我們超越前人,書寫這個時代美術史的正確之路。梁時民先生以獨立的思想,對前輩大師進行繼承開拓,對西方藝術融合幻化,以及自身綜合文化修養的提升是當代中國文化語境下的成功范本,無疑對中國畫壇進一步發展壯大具有典型性和啟示性作用!
  葉 瑩
  壬辰初秋于成都畫院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

請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

粉絲9 閱讀366 回復0
新疆时时走势图